bet36体育在线 合法吗

情商开发

7、范县“苦孩子”情商教育实验

[修改时间:2010-10-10 18:43:00  浏览次数:1699]
 

  这里有一群“苦孩子”,他们的家庭要么残缺不全,要么一贫如洗。半年前,他们正处在辍学或面临着辍学的危险境地,是一个新近成立的志愿者组织——范县人才志愿者协会把他们送进了六年制的情商教育实验班。志愿者们试图通过坚持不懈的情商教育把他们送进包括北大、清华在内的高校。
这些志愿者所倡导的情商教育到底是什么?效果究竟如何?

  老师迟到自罚100次下蹲,“既然错了,就得受罚。现在,我自罚下蹲100次!”老师不顾全班学生的反对,认真地甩臂、下蹲、站直;甩臂、下蹲......边做边高喊着“1、2、3、4......”很快,汗水从他的面颊流下,热气从他的头顶冒起......教室里,学生中间有人哽咽起来……此事时间:2006年1月9日早上6时20分;地点:范县希望中学情商教育实验班;人物:班主任孙建军与他的40名学生。“铸造坚定、负责的人格是情商教育的重要内容,老师身体力行一次胜过说教一万次。”提起刚刚过去的自罚一事,孙建军如是说。之所以自罚是因为孙建军违反了自定的规矩:每天必须比学生进班早,而那天因贪床两分钟遂“铸此大错”。尽管此规矩只是给他自己定的,但他不愿迁就自己,于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不折不扣地处罚了自己。“做完100次下蹲后,我的双腿就像要断了一样酸痛,几乎要瘫倒了,但我仍坚持着面带微笑进行辅导,不让学生看出我有丝毫的不快。之后,腿一直疼,但我觉得值。‘言必行、行必果、无果必罚’的理念已深入到学生的心灵深处了,他们比以前听话多了。”孙建军微笑着说:“这些学生不是一般的学生,他们要么失去父母一方或双方,缺乏应有的父母之爱;要么家境贫困,难以享受正常孩童的乐趣,这使得他们心灵上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影响,性格上会有一些缺陷。要改变这一切,需要老师更多的付出。”孙建军如是说。

  这是一群不一般的“苦孩子”:16人失去父母一方或双方,24人家境贫困。半年前,他们面临着同样的威胁——辍学,正是范县人才志愿者协会给了他们继续学习的机会!要从根本上帮助这些“苦孩子”,把这些孩子培养成才,不仅仅要补上知识这一课,让他们走出阴影,拥有积极健康、乐观向上的心境也必不可少。范县人才志愿者协会是范县人事局局长孟贵臣等人倡导并于2005年2月14日成立的民间助学组织,主要工作就是为范县的贫困学生募捐,资助学业。起初,他们把资助重点放在贫困大学生身上,先后救助了116名范县籍贫困大学生,但后来他们发现救助必须从小学做起,于是有了这个“情商教育实验班”。

  这些“苦孩子”的心理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缺陷:自卑、自闭、孤僻、不合群的心理倾向严重。要把这些孩子培养成才不仅仅要补上知识这一课,还要让他们走出阴影,拥有健康、乐观向上的心境,如何两者兼顾呢?
长期从事情商教育的志愿者协会副秘书长于永军建议:“应该对孩子们进行情商教育。”1994年还在中学教书时,于永军就发现:“只强调智力教育是片面的,必须配合情商教育。只有这样,优生才能保持不退步,差生才能迅速转化。”他把情商教育分解成情商管理、情商课堂、情商评价、情商培养4个环节:

  情商管理:他把全班同学分成 “班长——副班长——学习部长、团支部长、劳动部长、纪检部长、联谊部长、文体部长——各部委员——各小组成员”5级,每人都有职务,赋予相应的权利和义务。各自负责自己的工作,每周一评价,每月一总结,每一周都要评出模范部门、小组和委员,月底进行阶段性评选总结。这使同学们肩负起管理职责,从管理中受到了自信心、责任心、自觉性、协调能力的锻炼。
  
  情商课堂:他把全班分成若干个自学小组。每门作业都由各组组长负责检查评比,周末交给任课老师浏览阅批。教师在课堂教学时注重精讲,让学生多练,特别是要求作业当堂完成。接下来是五轮复习:第一轮是课后立即复习;第二轮是睡前静思回忆;第三轮是早晨查缺补漏;第四、五轮分别是周末画“知识树”、月末画“知识风景”。通过自学和老师点拨让学习更有兴趣,避免了填鸭弊端。

  情商评价:班组管理展示、作业作品展示、努力进步展示、成长历程展示——一切成绩都公开展示,让大家评点。这样能使同学们相互关心、相互帮助、相互指出对方的问题和不足,以利共同进步,大局意识和合作精神也得到培养。

  情商培养:要领是养成习惯、铸造人格。通过老师身体力行和引导,经由各种各样不同的活动有侧重地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、合作精神,磨炼孩子的意志、铸造完善的人格。

  “这些东西说起来专业性很强,但操作起来有趣得很呀。”于永军说:“其实就是趣味学习、鼓励着学习、评比着学习。”

  正是在于永军的情商培养下,有数十名学生从差生跻身于优等生行列,并有不少人完成了跳级,考上了大学。于永军也在全县进行了十多场情商教育讲座,备受追捧。2004年9月,于永军被县教育局从偏远乡村调到局教研室,成了素质教育教研员。

  “情商教育的成果是惊人的!”校长高宝莲说:“去年11月份的期中考试,这个班的成绩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:班成绩获全年级第一,全年级前10名,这个班就占了7个,所考的7个科目中有6个高分状元都出自这个班。要知道,这些学生的基础在全年级是最差的。现在,很多学生争着想进这个班呢。”

  “我们班的教学模式就是采用于永军老师的情商教育模式。搞情商教育,要耗费老师的全部精力,尤其对一个基础很差的班来说,光让孩子们改掉坏毛病就下了很大力气。”

  “情商教育的核心是情,一定要动真情,用真情打动人,用真情带动人。要针对不同学生的不同情况,做长期细致的跟踪观察,对症下药。”为此,孙建军记了厚厚三大本教学日记,其中既有教学心得,又有学生的表现,还有自己对学生的观察体会等。

 
“通过提高学生的情商达到提高成绩的目的,与学校应试教育、素质教育都不矛盾呀。”孙建军认为,这是素质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,也是应试教育的有益变革。在素质教育硬件设施不具备的贫穷乡村,推行这种“软件”为主的情商教育是最现实、最经济的选择。“老师以情引导、学生以情配合,以情带情生情,促进情商培养,这是多么经济且有效的路子呀!”

  “不管社会上怎么看情商教育,我们的实验证明它是有效的教学方法,我们坚持自己的教学模式,力争通过六年的中学教育,把这些‘苦孩子’统统送进包括北大、清华在内的名牌大学校门,让他们彻底改变命运。”孟贵臣如是说!

 
【打印此文】 【关闭窗口】 【返回上一页】